乐文小说 - 都市小说 - 重生七零,禁欲兵哥夜夜宠在线阅读 - 第625章 谢清正

第625章 谢清正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老三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家大爷看向了大儿子,他一向对大儿子寄予希望,可是大儿子偏偏是一个书呆子,留学多年,居然回来要进什么劳什子的研究所,他谢家大少爷,去研究所?

        研究怎么炸人?研究怎么杀人?

        还是研究怎么贩毒卖淫?

        谢家大爷将人锁到了房间里,如果不是这次的事儿太大了,大少爷也不会被放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直在房间。”大少爷的声音很淡,没有什么情绪,手里还抱着一本书,整本书,比他的巴掌都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谢家大爷一拍桌子,“都是废物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大是个书呆子,老二不成事儿,老三倒是平日里看着不错,不声不响,给自己闯了这么个大祸,现在人还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不好了。”管家跑了进来,整个人弓着身子,人在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,别吞吞吐吐的。”谢家大爷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警署的警官,被三少邀请去了会所,还有理事馆的人,今日也在会所,现在各方的人,打了电话过来,找我们要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管家的腿在发抖,刚刚接电话的时候,电话那边的愤怒,隔着电话线,他都感知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完了呀,谢家完了呀。

        谢家大爷的脸白了一瞬,“调查,看看昨天出入会所的人,都有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二,你去找老三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家大爷的眼睛眯了眯,他的内心不断地在比较着,如果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敢想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,老爷子真是看了一个好的继承人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二房已经分出去了,就不和大哥掺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二房的人,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二,你确定脱离谢家?”谢大爷的眼睛眯了眯,整个人变的狠厉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谢三少的狠和冷漠,真的和谢大爷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当时父亲分配遗嘱的时候,您怎么没问上一句,我确不确定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二房哈哈的笑了笑,带着二房的所有人,直接离开了老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三,你怎么说?”谢大爷看向了三弟,他一向对老三都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谢家三爷看了看大哥,一脸歉意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我会保护好我这一房的人,带着他们尽量东山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!”

        谢大爷看着老三,一脸的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你还看不出来吗?谢家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老三直接点出了关键,虽然只是一个会所,可是里面牵扯了太多的人,谢家赔不起,也没办法赔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厦将倾。

        本就不是一砖一瓦修建的宫殿,少了一块地基,大厦全部倾倒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以前的过往,不过就是镜中花,水中月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    谢家大爷气得喷了一口血,刚刚满满一屋的人,现在只剩下两个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谢家大爷,只有谢家大少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。”谢家大爷看向儿子,而他大儿子的手里,只有那本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。”只见,大儿子慢慢地将那本书放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家,要指着你了。”谢大爷看着儿子,一脸的欣慰,最少,还有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谢家大少爷看着父亲,脸上是陌生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我为什么读书吗?”大少爷轻轻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家大爷无意识地问,好像察觉到了气氛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母亲说过,让我好好读书,做一个清正的人,我听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家大少爷站起身,将那本书珍爱地放到了凳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记得我母亲吗?”他轻轻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母亲和老二老三的母亲,并不是一个人,他的母亲很慈爱和温柔,总会温和地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她身上有多少伤,有多少恨,可是看到他的眼神里,都是爱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样的眼神,他一辈子都不会忘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的时候,他最大的愿望,就是快快长大,然后带着母亲,离开这个牢笼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母亲总是淡淡地摇头,“清正,知道母亲为什么让你叫这个名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母亲希望你多读书,做一个明事理,辨是非的人,做一个清正之人,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年幼的他,总是问母亲,为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母亲不答,可是这些话,不厌其烦,一遍一遍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,可还记得,我母亲是怎么死的?”谢清正一脸的漠然,看着谢大爷的眼神,就好像是一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,甚至还不如陌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神的深处,是恨!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他隐藏得太好了,读书让他消除了恨,而那个可怜的女人,她不希望自己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母亲是病死的,老大,你母亲是生病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大爷的眼睛眯了眯,看着这个一向老实木讷的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病死?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病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母亲,你看到了,你不让我恨的人,居然告诉我,你是病死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么可笑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清正一脸的笑,笑母亲,笑眼前的男人,更笑自己的出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十年前,你带回的兄弟,糟蹋了母亲,换了你的三箱子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同样是二十年前,你带回的男人,进了母亲的房间,换了一张支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句句,一段段,一个孩子,他记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是木讷,他不是笨,甚至他比一般的孩子,懂事都早。

        母亲的身上,伤一层又一层。

        母亲的脸上,一天又一天的漠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记得住,可是他那时候小,他什么都不懂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他懂的时候,那个女人已经离开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记得吗?谢家的起家是我母亲,是你糟蹋了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本来谢家的起家,都是因为他的母亲啊,结果谢家霸占了母亲的家产,这才有了现在的谢家,可是谢家走了黑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清正,我是你父亲!”

        谢大爷高喊一声,拍了下桌子,屋内的动静,惊了很多人,可是没人敢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因为你是我父亲,我的血液里,有你的血,我才这么恶心。”谢清正推了推自己的眼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吗?她死的时候和我说,让我不要动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清正笑了,眼角的眼泪,被他毫不遮掩地擦了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家大爷,我就看着你作死,看着你一点点地走到死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路不正,心思不正,你不会守住一辈子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