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 - 修真小说 - 方夕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在线阅读 - 第46章 肆无忌惮

第46章 肆无忌惮

        “发……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四周的酒客瞬间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他们还是跟看戏一样,却突然发现,那位主角倒下了!

        不仅倒下,喉咙还破开一个血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小姐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跟他拼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跟在黄戏梅身后的几名家仆怒吼一声,挥舞拳脚向方夕打来,赫然都是一位位武者。

        砰砰!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他们马上就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回去,一个个都被方夕以极重手法取了性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二,我的详细书册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夕悠闲地喝了一口茶,看着店小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……大爷……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小二连滚带爬地将一本书册递给方夕,然后好像逃命一般逃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方夕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只老虎!

        “茶喝完了,东西也到手了,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夕将册子随手往怀里一塞,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一名高个大汉匆匆而来,他穿着猎妖会的服饰,身上带着一股威严的气势,显然身居高位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地上躺着的黄戏梅,神情变得很冷:“你惹了天大的麻烦……你可知她是谁,你又可知黄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方夕无所谓问:“你想拦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事情发生在猎妖楼,本楼就必须承担责任……你逃不掉的。”高個大汉看方夕的目光就仿佛在看一个死人:“就算你能从我手下逃走,定州军也会马上封闭城门,全城大搜捕……你会如同老鼠一样惶惶不可终日,乖乖束手就擒,还能死得痛快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逃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笑声中,方夕身上肌肉一块块隆起,浑身骨节炸响,蓦然化为一掌,猛地打出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高个大汉接了一掌,整个人倒退几步,猛地张开口,喷出一大口鲜血:“武……武师?但武师又如何?黄家的‘黄元物’早已是三步武师……比我更强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高个大汉只能算刚刚突破武师,而他觉得方夕至少有一步武师的实力,凝练了拳意!

        “黄元物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夕来了兴趣:“如此说来……黄家至少有到第三步的功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个大汉蒙了,这个人,完全不懂哪里是关键么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他很快就不需要知道了,因为方夕已经来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交错而过,一颗头颅就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‘果然……我的实力,还是很强的,虽然没有进行多少武师的修炼,但几种功法配合的混元劲,加上修仙者的能力辅助……斩杀一般武师轻而易举。’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想要害自己的人,方夕从来不会客气,因此直接一记手刀要了对方的命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为此又惹上猎妖会这个庞然大物?

        反正都惹了黄家了,也不怕再多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,哪怕退了一步,猎妖会也不会对他一个陌生的外人友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……杀人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猎妖楼中终于一片大乱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夕则是趁机冲破窗户,跳出楼外,随意找了个没有人关注的死角,就启动了迷彩衣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多久,马蹄声乍起!

        首先到场的是一队骑兵,直接封锁了猎妖楼!

        一队队精悍的士兵在执行封锁,而三元城的城门早已关闭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,想必就是全城大搜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古代能做到这么快速机动地反应,真是难得啊……还装备有弓弩,普通武者武师,的确难以从军阵中逃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夕感慨一声,在一位武者面前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就跟瞎子一样,只是表情似乎带着点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身体移动,还是可能带起一点风声的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夕心里有了底,也没有管到场大发雷霆的黄家人,很是随意地从包围圈中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家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家家主‘黄元定’面色阴沉,与一干首脑在大厅中,望着覆盖白布的尸首:“城卫军还没有抓到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,您要为戏梅报仇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厅堂之上,一位满头朱钗的贵妇人哭得梨花带雨:“戏梅是个好孩子,就是贪玩了些,那个天杀的丧尽天良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你先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元定眉头一皱,顿时就有几个丫鬟过来,将哭泣的妇人搀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大厅外传来一个粗豪的声音:“大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元物……你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元定望见一个身穿盔甲的校尉进入厅堂,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:“事情经过我听猎妖会说了,小梅算是夜路走多终于撞鬼……但我黄家的人,不是这么好杀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最后,他脸上也带着一丝煞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来人正是定州军八校尉之一的黄元物,三步武师修为,在整个定州都是一方高手,更兼位高权重!

        他想了想道:“那凶手心思缜密,只怕还有藏身秘技……但没有关系,我已经从军营中带来一头九命獒……其已经有一丝妖性,算得上一头半妖。凭借其嗅觉,绝对能找到那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俗语有云——九狗一獒!

        九命獒作为一种半妖,出生就带有特殊性,必须是母狗一胎九胞,再将九头狗崽子关在一起,让它们互相厮杀,宛若养蛊一般,最后胜出的,便是真正的九命獒!

        此种獒犬,不仅嗅觉惊人,实力也是极强,堪比普通武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在定州军中也是不多,这一次黄元物显然也是下了血本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吹了声口哨,一头宛若黑色小狮子般的獒犬便从身后跃出,那碧绿色的眼眸宛若深渊,望之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凶徒可有留下什么器物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元物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已经将他用过的茶具都拿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元定颔首示意,立即便有一位小厮递上一套天青色瓷器茶具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元物看了看,让九命獒嗅着那个茶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汪汪!”

        九命獒嗅了嗅,忽然就冲着门外开口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黄元定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元物的神情却是变得无比凝重且肃穆:“九命獒说……那人就在附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黄府门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黄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夕解除迷彩衣,从阴暗中走出,望着黄家高大的门楣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伙子,还是快点走吧,万一冲撞了贵人,你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一名提灯老丈见到方夕如此大不敬,不由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贵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夕哈哈一笑,走向黄府正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大门经常关闭,唯有来了贵客才会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门口,经常有几个恶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见方夕过来,立即上前,粗声粗气地叫骂:“没看见这里是什么地方?还不快滚?想讨打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作为门子,第一个要的就是眼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恶仆自然能看出来,方夕身无长物,又没有仆从,绝对不是主家的至交好友一流,自然可以随便欺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……比强词夺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夕瞪着这个恶仆,忽然喝道:“呔……你竟敢出门先迈左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恶仆还没有反应过来,眼睛就忽然看到了自己的后背:‘这个无头尸体是谁……好熟悉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他最后的意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夕一记手刀,结果了围上来的恶仆,然后一拳,砸在黄府正门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    巨大的正门顷刻间四分五裂,无数木屑碎片横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个不要命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群护院围了上来,为首的赫然是一位真劲武师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……走路竟然敢先迈右腿,当真大犯我忌讳,该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夕怒吼一声,一拳砸出!

        他要做的事情,其实很简单,随意找一家大势力灭门,然后搜罗秘籍!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手段下作,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选择臭名昭著的大势力,那也算是为民除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混元劲之下,那个冲来的武师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胆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伴随着几声獒犬叫声,黄元定与一干人走了出来,望着方夕:“阁下与我黄家有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伱竟敢先我开口说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夕眼睛一瞪,右手真劲涌动,忽然身形宛若箭矢一般上前,一掌挥出!

    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炸雷般的声响在耳边传来,一道身影横挡在黄元定之前,赫然是黄元物!

        “秘技·八方风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暴喝一声,身躯如同巨灵神一般寸寸长高,一双大手撕扯空气,似乎能操控气流,令四面八方的空间都挤压向方夕!

        方夕变掌为拳,一拳捣在虚空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    平地起雷,无数气流乱散!

        方夕的身形暴退,忽然一跃而起,哈哈大笑:“黄家武师,不差!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即翻过一面墙壁,躲在墙后的弓箭手纷纷惨叫着倒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黄元物同样跳上围墙之时,就见得方夕的身影已经没入外界的黑暗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九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元物怒吼一声,黑色的獒犬立即跳出,鼻子嗅着空气,在前方引路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元物紧随其后,跟了上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元物,小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元定吩咐完之后,回过身之时,气得脸颊通红,手指都在发抖:“什么时候?我黄家竟然沦落至此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根本不懂,那个人为什么敢如此肆无忌惮,视王法如无物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还愣着做什么?还不去帮二爷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护院大多还楞在那里,不由又怒吼一声。